首页>廉政教育>朱子文苑> 正文

朱熹的尤溪

来源:三明日报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3-29

●何 况

尤溪是朱熹的出生地,八岁才离开,后来多次故地重游,探亲访友,讲学交流。朱子过化的尤溪,“士知学,家能诵,户有弦”。

朱子遗风在尤溪代代相传,《朱子故里:朱熹的尤溪》一书,从不同角度讲述了朱子文化在尤溪落地转化的故事。虽然书中穿插了一些无法考证的民间传说,但多数材料还是经过精心筛选的,特别是《朱熹回尤溪》一册,分别梳理了朱子八岁离开尤溪后,有史可查的十二次重返之行,令人信服。

我是朱子祖籍地婺源人,知道朱子一生只回过婺源两次,第一次是绍兴十九年(1149年)冬,朱熹考取进士后,回婺源老家祭祖,省亲访友。第二次是淳熙三年(1176 年),四十七岁的朱熹再回婺源祭祖,在先祖墓前诵读他刚撰写的《归新安祭墓文》。四世祖朱维甫妻程氏墓坐落在风光秀丽的九老芙蓉山,朱熹还特地在墓的四周植种了二十四株杉树,现存十六株。而出生地尤溪,朱子居然重返十二次之多,除了路途近便外,亦可见他对尤溪的深情。他每次回去,都为当地文化积淀作出了贡献。

朱熹第一次重返尤溪是绍兴二十六年(1156年),他任同安主簿期满罢归,应尤溪县衙邀请,协助编纂《尤溪县志》。

次年(1157年),朱熹回同安等待主簿接任者,直到十月也没等到,于是返回崇安,路过尤溪。因尤溪创建县学观大阁,知县林嶷特邀朱夫子参加落成仪式。朱熹诗情澎湃,现场口占七律《尤溪县学观大阁》:

令尹弦歌不下堂,

叱咤层观丽扶桑。

朱甍碧瓦临无地,

散帙投壶乐未央。

得意溪山供徙倚,

忘情鱼鸟共徜徉。

应观物我同根处,

剖破藩篱即大方。

朱熹第三次到尤溪应是乾道二年(1166年)。那时尤溪知县已由石子重接任。朱熹在石知县及舅舅祝峤等亲友陪同下,走访了溪南自己的出生地郑氏馆舍,在墙壁上读到曾任尤溪县尉的父亲朱松当年题壁《蝶恋花·醉宿郑氏阁》:

清晓方塘开一镜,落絮飞花,肯向春风定。点破翠奁人为醒,余寒犹倚芭蕉劲。

拟托行云医酒病,帘卷闲愁,空占红香径。青鸟呼君君莫听,日边幽梦从来正。

朱熹驻足诗中提到的方塘,触景生情,随口吟出千古名句:

半亩方塘一鉴开,

天光云影共徘徊。

问渠那得清如许?

为有源头活水来。

诗中“方塘”位于何处,争论颇大。我探访过尤溪朱熹出生地,倾向于郑氏馆舍前的方塘给过童年朱熹深刻印象。

朱熹极重礼节孝道,他第四次回尤即是奔舅母丧,时为乾道三年(1167年)。接着远赴长沙,与当时主持岳麓书院的张栻进行为时两个半月的“太极”之理学问讨论,是为开创我国会讲先河的“朱张会讲”,在中国学术史、教育史上占有重要位置。正是此行,朱熹提出了“实事求是”的著名论断。

宋乾道四年(1168年),朱熹第五次回尤溪,恰逢重阳节,登游城南莲花峰巅天湖,感叹岁月蹉跎,赋就一首《九月九日登天湖》:

去岁潇湘重九时,

满城寒雨客思归。

故山此日还佳节,

黄菊清樽更晚晖。

知发无多休落帽,

长风不断且吹衣。

相看下视人寰小,

祇合从今老翠微。

此诗与杜甫《望岳》中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诗意相近。

三年后的宋乾道七年(1171年)十一月,因舅舅祝峤病逝,朱熹回尤溪奔丧。此第六次回尤,朱熹还游览了父亲朱松任尤溪县尉时的燕居之所韦斋旧址,请知县石子重作《韦斋记跋》,并亲撰《韦斋记略》。在好友石子重的请求下,朱熹挥毫写下“韦斋旧治”四个大字。石子重立即派匠人勒石留存,今存石碑为“乙丑十四年春月,留闽第一师师长卢兴邦”翻刻。

朱熹乾道九年(1173年)第七次回尤与四弟朱煦同行,探访定居尤溪的舅舅祝峤之子、表哥祝回。民国版《尤溪县志》保存了几首朱熹此行所作诗篇,其中“悲吟黄竹章”句,被解释为是对乾道五年(1169年)去世、葬于建阳崇泰里后山寒泉坞的慈母祝氏夫人的怀念。我曾专程前去拜谒,被墓的朴素所震撼。

同年九月,朱熹应邀前往尤溪祝贺新修学宫及韦斋衙署告竣,并为新建的传心阁、明伦堂、崇德斋、广业斋、居仁斋、由义斋等题匾作铭,亲撰《重修尤溪庙学记》。据传,此后天下明伦堂皆摹尤溪明伦堂匾。此为朱熹第八次回尤所作贡献。

朱熹九回尤溪在淳熙三年《1176年)春,为拔萃楼(白鹤楼)正厅四壁题写《四季绝句》:“春报南桥川叠翠”“香飞翰苑野图新”“雪堂养浩凝清气”“月窟观空静我神”。此手迹至今历久弥新,使白鹤楼成为闻名遐迩的胜地。

朱熹淳熙六年(1179年)冬第十次回尤溪,作有《过玉溪桥》诗一首:

犹抱瑶琴过玉溪,

琅然清夜月明时。

祇今已是无心久,

却怕山前荷篑知。

玉溪桥在尤溪县城关玉溪门外,现称玉带桥。

朱熹第十一次回尤溪,是淳熙十年(1183年)十月间前往泉州吊唁诗友傅自得,途经尤溪桂峰,称赞“此地负阴抱阳,犹如飞凤衔书,在此筑居繁衍,将来必有贤者出。”桂峰现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,历史上出过不少进士。

朱熹最后一次回尤溪,是南宋庆元四年(1198年)春。当时韩侂胄疯狂打击政敌,“庆元党禁”升级,朝廷诏定“伪学逆党”名单五十九人,朱熹列名魁首第五位。监察御史沈继祖甚至列举了朱熹不忠、不孝、不仁、不义、不恭、不谦六大罪状,还捏造了朱熹“诱引尼姑,以为宠妾”的桃色谣言,要求宁宗学孔子诛少正卯,欲置朱熹于死地。于是,朱熹落职罢祠,隐居尤溪中仙吉安村避难,直至是年秋才迁居崇安五夫里,两年后去世,享年七十岁。有一次我去建阳出差,放下行李便打车直奔唐石里(黄坑镇)后塘村大林谷,在朱子墓前三鞠躬。

顺便说一句,这套书是一位在厦门工作的尤溪人买下送我的。早就听说尤溪人敬仰朱子,信然,这套书的编印、传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。

(作者简介:何况,本名何光喜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福建省作协全委会委员、厦门市作协副主席。已出版著作10多部。1998年,《开埠》获第一届鲁迅文学奖全国报告文学奖。)